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辉民法研习社

致力民商法教学与研究,助推民商法传播与实践

 
 
 

日志

 
 
关于我

山东政法学院民商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山东省高等学校人文社科研究基地(民商事法律与民生研究中心)研究员,兼任山东省法学会民商法学研究会理事、山东省社会稳定研究中心研究员、执业律师。研究方向:民法原理与方法、保险法、社会保险法。曾于《当代法学》、《法学杂志》、《政法论丛》等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主编或参编《校园侵权》、《债权法教程》、《侵权法教程》等教材专著六部,合译《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一部。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王竹:《慕课: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教学大戏》  

2015-11-28 21:58:44|  分类: 法学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慕课的制作与运行指南》代前言

一、什么是“慕课”?

最近一两年,“慕课”这个词突然变得很流行。作为一位教师或者学生,甚至刚离开校园的人,如果说不知道什么是“慕课”,就OUT了。那么,我们真的明白什么是“慕课”了吗?

(一)“慕课”一词的三种含义

从笔者的教学实践来看,“慕课”可能至少有三种不同含义,在本书展开过程中必须有所区分,以免产生混淆。简述区分如下:

1、MOOC

MOOC是“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缩写,主要形式是以录像为载体,通过碎片化的录像完成课堂教学,并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交流、讨论、考核和考试。

2、SPOC

SPOC是“小规模非开放在线课程”(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的缩写,也被称为“翻转课堂”,或者音译为“私播课”,是一种特殊的MOOCSPOC是为了弥补MOOC在学校教学中的不足,而将线上学习与线下指导相结合的一种混合式教学模式。作为“非开放”课程,虽然也使用在线教学作为辅助手段,但其与MOOC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实体课堂的参与性,随之衍生出的特点是课程容量的有限性,这也是SPOC课堂高质量教学的保证。

3、慕课

MOOCSPOC的基础,两者均为慕课的不同授课形式。如果考虑到校内外学生不同的学习需求和考核方式,慕课至少包括五种形式:

第一,公共MOOC。实体开课学校之外的同学在MOOC平台上进行自主学习,完成学习过程并通过MOOC平台考试达到要求后,由MOOC平台发给学习证明。如果该同学同时正在攻读学位且所在学校承认MOOC平台的学分,则可以获得学分。

第二,校内SPOC。实体开课学校的同学,在教务系统上选修了以SPOC课堂方式开设的课程,通过课前在慕课平台上观看录像,并参加SPOC课堂讨论获得平时成绩,最后参加实体课堂的期末考试。

第三,公共SPOC。为避免SPOC课堂成为实体开课学校独有的教学方式,基于慕课平台开设公共SPOC的方式也应运而生。在技术上要求慕课平台提供虚拟教学课堂的支持,在课程人数上仍然需要作一定的限制,以确保教学效果。

第四,校内MOOC。实体开课学校的同学,在教务系统上选修了以SPOC课堂方式开设的课程,通过在MOOC平台上观看录像并参加在线测验获得平时成绩,最后参加实体课堂的期末考试。校内MOOC实际上是公共MOOC与校内SPOC的混合体,是否承认该类慕课的学分取决于各高校。也有类似WEMOOC平台通过每学期固定次数(一般为46次)的在线见面课程来向SPOC课堂靠拢,以获得学分的折衷处理方式。

第五,兴趣MOOC。与前四类慕课以获得学分为目的不同,兴趣MOOC更类似网易公开课的模式,即通过观看MOOC的录像获得知识,在在线学习进度和考核上都没有强迫性。如果学生正好在MOOC教师所在高校,且该教师的SPOC课堂也允许旁听,该学生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参与课堂讨论。

以上五类慕课的对比简表如下:

慕课类型

录像教学

实体课堂

在线测验

在线考试

实体考试

公共MOOC

×

×

校内SPOC

可选

×

公共SPOC

虚拟

×

校内MOOC

可选

×

兴趣MOOC

可选

可选

可选

×

(二)本书中的“慕课”相关用语所指

为了区分“慕课”一词的三种不同含义,避免混淆,在本书中,如果没有特别说明,“慕课”泛指公共MOOC、校内SPOC、公共SPOC、校内MOOC四种以获得学分为目的的慕课形式,而不包括兴趣MOOC,一般讲述的都是这四类慕课的共性问题。“MOOC”用于指称公共MOOC和校内MOOC,而SPOC用于指称“校内SPOC”。由于“公共SPOC”在国内尚未普及,技术平台对学生端要求也较高,本书如未特别说明,不涉及该类慕课。

二、迎接“慕课化”教学时代的到来!

狼没有来,但慕课来了。相比于传统的实体课堂,慕课具有明显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一)基础性内容录像化

随着各高校招生规模的“扩大化”和教学“小班化”的要求,同一门课程在同一学期的往往需要被讲授2次、4次甚至更多。重复的讲授给授课教师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由同一位教师讲授全部课程可以保证授课内容的相同但无法保证授课质量,由不同教师讲授同一课程难以保证相同的教学内容和教学进度。课程的“慕课化”,可以将一门课程的基础性内容录像化,确保班次的增加不降低授课的质量,以化解“供需矛盾”。从学生角度看,可以实现学习时间灵活化和学习方式个性化,对于疑难问题可以反复观看录像,提高学习效果。

(二)实践性内容课堂化

由于基础性讲授内容已经录像化,教师和学生都可以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SPOC课堂教学和学习中去。学生可以通过在课前观看指定的录像完成初步学习,教师在课堂上仅对重点、难点问题进行讲授,就可以将大量的课堂时间集中到必须通过当面讲授完成的实践性内容上。就法学类课程而言,课堂上可以组织对案例进行探讨,或者组织“模拟法庭”,引导同学们对实践中的案例进行深入分析等,更加符合“卓越法律人才计划”的培养目标。

(三)考核性内容网络化

为避免学生期末“临时抱佛脚”,大多数高校都开始倡导“考核方式改革”,增加平时成绩的占比和次数,降低期末考试成绩的比重。这样带来的新问题是平时成绩考核较之原有考核方式将占用教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提交作业本身也成为较大的负担。通过慕课平台,可以将平时考核融入到每一张PPT对应的课程内容中,设置不同的单元测试和章节测试,通过系统自动统计成绩,同时也实现了考核内容的全程化管理。

(四)更新性内容及时化

大多数法学课程的授课内容,都会受到法律修改的影响。一部新法的颁布或者旧法的修改,原有授课内容就必须相应的作出调整。在传统授课方式下,要么是在课堂上对已经讲授内容因为法律变化带来的变化进行说明,要么就只能在下一个年度的讲授中更新,缺乏及时性。课程“慕课化”之后,教师可以根据授课需求,随时对需要修改的片段进行补充录像,并通过剪辑的方式无缝衔接,实现了更新性内容的及时化。

三、我与慕课的缘与分

笔者的“侵权责任法”课程,于2013年秋季学期进行了全程录像,同期建成四川大学“侵权法学”课程中心。2014年上半年开始进行“慕课”的制作工作,于20149月成为“中国大学MOOC”上开设的第一门法学类课程,同时也在“东西部高校视频公开课共享联盟”(WEMOOC)平台上线。仅从时间上看,笔者算得上是国内高校慕课的先行者。不过要说自己与慕课之“缘”,则可以向前追溯很长时间;近期完成的“侵权责任法”慕课的制作与运行,则是我与慕课之“分”。

(一)我与慕课之“缘”

1999年,我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商品学系。大约是大一下学期,也就是2000年,我用自己勤工俭学和生活节约的钱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开始通过Modem接触互联网。随后中国人民大学开始铺设校园网,我与同学一起在校内网上开设了“门户”(menhu/)站点,提供音乐和电影下载,一致坚持到本科毕业。甚至当时还想过在电影下载领域创业,后来因为下定决心考研放弃了。

2004年我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并加入了“中国民商法律网”(www.civillaw.com.cn)编辑部。该网站是国内最早上线的学术论文类网站,巅峰时期网站排名曾经闯入Alexa排名全球前1万位。2006年我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同时担任该网站的编辑部主任。随后作为课题组主要成员承担了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学术论文网络发布平台管理与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研究”课题的研究工作。通过该课题的研究,我一方面对“中国民商法律网”的建设经验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另一方面也让自己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互联网对教育与学术的影响。

20082009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和耶鲁大学交流学习期间,我深深地为两所名校先进、全面和开放的教学管理系统所吸引,以至于我到四川大学工作之初很不适应。尤其是在耶鲁大学法学院“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的课堂上,我的导师Kysar教授主持了一次“耶鲁大学-哥本哈根大学”的联线教学,两校同学通过视频设备实现了同步授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国法学院的教材,一般都在1000页左右,包含大量的案例节选和一些论文片段,以我主持翻译的《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为例,包含了152个经典案例的摘录。作为一学期课程的教材,平均每周要阅读6070页,从今天慕课的角度来回顾这种阅读量,完全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前录像时代的“纸面慕课”。

2009年回国后,我开始筹建“中国侵权法网”(www.qinquanfa.com/www.chinesetortlaw.com),并将其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的官方网站,于2010年元旦上线。该网站设计了“教学服务”栏目,但当时尚未出现类似慕课这样的互联网教学手段,我自己也没有教学视频可以上网,但已经开始思考通过互联网提供侵权法教学的问题。

(二)我与慕课之“分”

2010626日,“中国侵权责任法实施国际研讨会”在四川大学举办。在会上,我与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法学院Ellen M. Bublick教授初步商讨了在线授课事宜,并约定在2011年初由我首先为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法学院“Comparative Tort Law”课程在线讲授一次中国侵权法。尽管这次课程因为技术原因未能实现,但已经激起了我对于在线授课的兴趣。在后来参与筹建“东亚侵权法学会”和“世界侵权法学会”的过程中,我都始终将讲授在线课程作为一项主要的工作在推进。

我深感在线授课和课程录像的郑重性。从2011年开始,我就安排学生对我的“侵权法”课程进行全程录音,并参照我的PPT进行初步的文字整理,目的是对自己讲授的内容有真实的全程了解。2012年,我专门购买了家用摄像机,在助教的协助下,对“侵权法”课程进行了全程录像,目的是为了“正衣冠,调站位”。2013年,四川大学开始组织教学全程录像。我第一时间报名参加,并在学校和学院的支持下,顺利地完成了全程录像。

2014年寒假,我组织自己的全部硕士生和部分本科志愿者同学,开始制作字幕和时间轴。2014年上半年,开始在“侵权法”课程中心上传带字幕的视频,并开始在“WEMOOC”平台上建设慕课课程。2014年暑假,开始在“中国大学MOOC”平台上建设慕课课程,并且按照相关要求编写了“侵权责任法”课程的题库和各种辅助教学资料。201492日,“侵权责任法”课程在“中国大学MOOC”开课。截止到2014年底课程结束,共有超过3500位同学选修了该门课程。2015年春季学期,我同时在“中国大学MOOC”和“WEMOOC”两个平台开设该门课程。

四、拍一出有大戏风范的慕课!

正如在一次采访中我谈到的,真正开好一门慕课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简单,慕课绝不只是传个视频而已。我最初开设慕课的想法,是因为中国的侵权法在大陆法系独树一帜,由于学术传承的原因,能够完整开设侵权法的法学院在中国并不是很多,所以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让更多的同学能够更加全面地学习侵权法。而在开设“侵权责任法”慕课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一门慕课不但必须以一门好的实体课堂为基础,而且还需要教师不计成本的投入!面对困难,我的应对态度是,知难而上,用拍电影的精神去制作一门慕课,而且要拍,就拍成一部教学大戏!

(一)宏大叙事,审慎反思

笔者的“侵权责任法”课程,从受到前苏联民法影响的新中国第一次和第三次民法典起草的历史背景开讲,从《侵权责任法》的起草过程与宪法地位切入,引导学生去反思《侵权责任法》的性质到底是限制责任法还是损害救济法,再抛出“一般与特殊”基本结构的命题,将侵权法置于历史与宪政的宏大叙事之中,引导学生审慎反思《侵权责任法》的立法目的和立法结构等所谓的通说。

(二)精雕细琢,刻骨铭心

在“人身损害赔偿”项目的讲解过程中,笔者依据与司法解释起草人交谈的第一手资料,对死亡/残疾赔偿金与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前世今生”进行了全程梳理。在此基础上,再探讨“同命同价”的命题真伪,还原一个生活与法律中的死亡赔偿双重平等。在财产损害领域,通过对“放光芒邮票案”、“天价葡萄案”和“千年人参案”的回放来说明侵害财产造成财产损害计算方式的多样性;通过“刘翔诉《精品购物指南》案”,将侵害人身造成财产损害的三阶递进计算方式进行了全程展示。

(三)醍醐灌顶,发人深思

笔者通过“面包工厂案”,让同学们感受损害概念的精深;通过“五角亭”,让同学们领悟连带责任适用的正当性;通过“银河宾馆案”,让同学们惊喜于中国式法律智慧的巧妙。通过对“高空抛物致害责任”的归谬,放大该规则的瑕疵。通过对“彭宇案”的再剖析,感叹该案幸未成文化为第二个“高空抛物条款”。通过对“五月花案”判决书的仔细研读,管中窥豹式地洞见中国社会的各种潜规则与显规则,探求公平责任之“公平”真谛。

(四)余音绕梁,意犹未尽

笔者在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赔偿精神损害”的荒谬观点进行了坚决质疑和系统批评之后,对“产品责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和“医疗损害”三类最重要的特殊侵权行为领域进行了深度剖析,对“关于责任主体的特殊规定”、“严格责任”和“物件损害责任”三组特殊侵权行为的规定字句斟酌,反复吟诵。就存疑疑义之处,回顾立法过程;如有必要,再对照笔者自己的英文翻译版本进行双语讲解,务求立法者真意。力求授之以渔,让学生能够举一反三。

五、身兼三职的慕课教师

作为“自编自导自演”的教学大戏,慕课教师当然是身兼三职:编剧、导演和演员。

(一)做一个有深度的慕课编剧

慕课教案就是慕课的剧本,慕课的编剧就是慕课教师。慕课教案向上延伸是要写一本好的慕课教材,向下延伸要做好慕课讲义与PPT课件。除此之外,还要准备足够分量的习题库和各种辅助性材料。在内容上要给学生准备“一桶水”而不是“一杯水”,才能让学生感受到课程内容的丰富与深邃。要有给博士生讲课的水平,才能去给本科生上慕课。要有国际视野和中国眼光,才能让学生充满法治理想。

(二)做一个有思想的慕课导演

选好自己最拿手的剧本,慕课教师变身慕课导演。慕课导演是以慕课为渠道表达自己学术思想的人。一部慕课大戏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慕课教师的导演角色扮演是否成功;这部慕课大戏的风格,也必然渗透着慕课教师的学术风格。因此,作为慕课各种内容元素的综合者,慕课导演不但要有深厚的学术研究功底,还要富有创造性,最重要的是有思想深度,以确保在学生心中的渗透力和感染力。

(三)做一个有激情的慕课演员

作为慕课演员,慕课教师要有明星范儿,着装得体,声色并茂,本色风采。上课之前要休息好,并有足够的时间投入备课。讲授要迸发热情且充满理智,提问要切中要点且发人深思,讨论要鼓励发言且引入正题。言谈要风趣而不失雅致,举止要自信而不显自负,举例要得当而不落窠臼。慕课教师的激情要能够打起同学的精神,点燃听众的热情,引发观众的共鸣,让慕课成为真正的学术舞台!

六、慕课的台前与幕后

本书作为慕课的制作与运行指南,是对慕课“台前”和“幕后”的全景展示,本部分在介绍各子团队具体工作的同时,也将工作对应编章列出,便于读者查阅参考。

(一)慕课的台前

慕课的“台前”,也就是慕课老师团队,分为三个角色:MOOC教师、SPOC教师和客串教师。“侵权责任法”慕课的录像现在暂时是由我一人担任MOOC教师,未来我希望能够邀请其他老师就预留的侵害人格权和侵害知识产权部分内容进行录像并纳入这门慕课内容。要特别感谢我的挚友张家勇教授和张金海教授。不管是“民法三人谈”上的思想碰撞,还是在我出差时为我客串代课,两位同仁都是我学术和教学上的最佳拍档!

慕课教师团队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第一编“慕课的前期准备”和第六章“慕课录像的录制”中。

(二)慕课的幕后

更需要感谢的,是一大批跟随着我有干不完的“活儿”的法门弟子。暨协助我完成了《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书稿校对工作之后,他们又以惊人的毅力和我一起完成了慕课的制作、运行以及本书的写作工作。刘召成老师和方洁老师发挥各自专长,分别帮我分担了习题和字幕这两块硬骨头。幕后团队具体分工如下:

1、秘书组

由云姣同学担任组长,并兼任监制,负责整个幕后团队的流程管理、工作协调和进度安排。张晶同学担任剧务,负责慕课制作过程中各方面的组织工作。吴镇东同学担任剪辑,确保了课程的连贯流畅与主题鲜明。周苇和郭馨两位同学发挥英语特长,客串了“英美侵权法”的课堂翻译作业助教,也为课程的展开助力不少。

秘书组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第二编“慕课的正式制作”和第三编“慕课的平台搭建”中。

2、习题组

由刘召成老师担任组长,带领硕士生团队完成了习题的初稿起草工作,由刘召成老师和周奥杰按照题目类型进行复审,由我最终定稿。第一阶段建成的基础题库,共有500道客观题,150道简答题,25道论述题。第二阶段建成的案例题库,包含100道案例单选题,100道案例多选题,100道案例分析题。题库还在不断更新中。

习题组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第三章“习题库的制作”中。

3、字幕组

由张晶同学担任组长,而这一繁琐的流程能够最终实现,是得益于方洁老师在“网易公开课”字幕组的工作经验在字幕组的完整呈现。36个课时配上将近36万字的字幕,工作量可想而知。每45分钟课程,平均能剪辑约40分钟内容,完成整个字幕制作流程需要10小时以上。感谢周旭和钟琴两位同学,在提前2年的预备录音过程中,探索了最高效的整理方式,并积累了大量素材。共有18位同学,每人分担2课时,完成了听写工作。在此基础上,再交叉进行文字校对。最后由张晶和时爽两位同学负责制作时间轴。

字幕组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第七章“字幕与时间轴的制作”中。

4、助教组

由博士生周奥杰同学担任组长,研二和研一各4位硕士按照11搭配分为4组,负责校内SPOC“大班授课、小班讨论”的指导工作。采用这种创、帮、带的方式,能够确保整个助教团队的梯队,并根据学生的兴趣,按照组织型、管理型、交流型、学术型的潜质,对每一届硕士生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分别担任课堂助教、慕课助教、BBS助教和作业助教。

课堂助教的主要工作是进行实体课堂与校内课程中心管理,该学生的选择应该是组织型的。如果该课程每学年只开设一学期,建议开设同样主题全英文课程,由同一助教管理,对学生个人能力和组织能力都是较好的提升机会。

慕课助教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慕课平台的建设和日常管理,该学生的选择应该是管理型的。慕课平台的建设和管理本身是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工投入。慕课助教不能仅凭一己之力完成该平台的建设和管理,因此需要组织好其他研究生参与到慕课平台的建设和管理中来。

BBS助教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慕课平台BBS管理和FQA的制作,该学生的选择应该是交流型的。BBS管理过程中需要耐心的解答各类学生和非学术问题,并且要注意删除和上报互联网上的不良信息。FQABBS管理过程中学术问题的积累性文件,也是后续助教接手时的“工作宝典”。

作业助教是学术型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批改实体课程作业和慕课平台作业中的主观题。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提交电子版作业不可避免的夹杂着抄袭,作业助教除了对作业作出学术评判之外,还要积累查抄袭的经验,尤其要熟悉各类不同文件、网页粘贴过程中留下的“蛛丝马迹”,练就一双“金睛火眼”。

助教组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第四编“MOOC课堂的运行”和第五编“SPOC翻转课堂的运行”中。

5、国际组

由方洁老师担任组长,筹划中文慕课的国际化与英文慕课课程的开设事宜。四川大学法学院开设的“英美侵权法”(全英文)课程和我在“实践与国际课程周”主持的“比较侵权法”(全英文)课程均由张晶同学担任助教。张艺凡同学作为志愿者,不但参与了字幕的听写,还主动承担起了与三大平台联系的事务。

国际组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第六编“慕课的国际化”和第七编“双语字幕的翻译与制作”。

6、外援组

没有强大的外援,就不可能支撑慕课的建设。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研究中心、四川大学教务处和四川大学法学院为“侵权责任法”慕课提供了强大的人、财、物支持。尤其要感谢四川大学教务处张红伟处长、兰利琼副处长和法学院李平副院长对“侵权责任法”慕课上线的全程关注!感谢张怡老师、柯宁老师和卓敏老师的鼎力协助!感谢段会青老师对课程上线和运行的大力帮助!

第八编“慕课的课程规划与教务支持”由四川大学教务处张怡老师和法学院教务科卓敏老师撰写,可供各高校相关部门参考课程规划与教务支持模式。

七、翻转课堂,虚位以待!

国内慕课先驱、果壳网CEO姬十三一直说:“翻转课堂才是王道。”经过我的教学实践,果然不假。就SPOC翻转课堂教学,作为一位慕课教师,我既期待自己的“侵权责任法”能够被更多的同仁认可和翻转为SPOC课堂,也期待自己教授其他课程时,能够有机会以优秀的MOOC为基础,翻转SPOC课堂。

(一)期待被翻转

能够被其他教师SPOC课堂翻转的MOOC才是好慕课!

本书在写作目的设计之初,就承载了双重目的。一方面是慕课的制作与运行指南,另一方面也是“侵权责任法”SPOC课堂翻转的“教师手册”。仍然以我翻译的《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一书为例,该书有一本配套的Teacher's Manual,按照章节和每节课的授课安排,对该书每部分内容设计的目的、章节安排的玄机、每个案例所希望体现的内容以及学生可能提出的问题,无一不详尽地进行了说明。而作为美国法学院使用作为广泛的教材之一,其他教师在使用该书的时候,就能够清楚地把握和准确地传达作者的内容安排意图,让学生以“纸面慕课”的方式先对内容进行预习,再通过“苏格拉底教学法”在课堂上与学生进行问答和探讨,最终保证了使用该书的美国法学院侵权法教学的高质量。

本书第五编“SPOC翻转课堂的运行”不但是SPOC课堂运行的指南,同时也是同仁SPOC课堂翻转我的“侵权责任法”MOOC的翻转指南。《附录1:“侵权责任法”SPOC课堂教学日志》收录了我的授课详细记录,提供给翻转课堂的同仁参考。

(二)翻转的期待

术业有专攻,人各有所长,我从不追求成为一位博学精深的民法学家。穷经毕生之精力,能有朝一日在侵权法领域达到“引进来”、“本土化”和“走出去”之不惑,足矣。

除了中英文的侵权法课程,我还承担各类民法学课程的教学工作。我真诚地希望能够尽早看到同仁制作的民法以及各民法部门的MOOC能够百花齐放,更加希望能够看到其他同仁讲授的“侵权法”MOOC与我一道在“中国大学MOOC”上争奇斗艳,共同推动我们的法学乃至中国的教育事业“慕课化”向前进!

 

 

法学博士、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

四川大学市场经济法治研究所执行所长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副所长

wangzhu@scu.edu.cn

20141023日,于澳门大学横琴校区



笔者在此将“Private”意译为“非开放”,是为了强调出与“开放”(Open)课程的差别。

本部分主要内容曾经作为文章的一部分发表在王竹:《法学教育的“慕课化”》,《教育与出版》2014年第11期,此处根据新的思考略有修改。

英文版:James A. Henderson Jr., Richard A. Pearson, Douglas Kysar, John A. Siliciano, The Torts Process (7th), Aspen Publishers 2007.。中文版:[]小詹姆斯·A.·亨德森、理查德·N.·皮尔森、道格拉斯·A.·凯萨、约翰·A.· 西里西艾诺著,王竹、丁海俊、董春华、周玉辉译,王竹审校:《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第七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参见拙文《活儿神仙》,《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译校后记,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如果慕课平台能够在后台加挂反抄袭软件,就能够省去这一繁琐的工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营造一个诚信的学习氛围,让学生端正学习的态度。

参见拙文《土鳖而立,To Be Early》,《侵权责任法疑难问题专题研究》后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