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辉民法研习社

致力民商法教学与研究,助推民商法传播与实践

 
 
 

日志

 
 
关于我

山东政法学院民商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山东省高等学校人文社科研究基地(民商事法律与民生研究中心)研究员,兼任山东省法学会民商法学研究会理事、山东省社会稳定研究中心研究员、执业律师。研究方向:民法原理与方法、保险法、社会保险法。曾于《当代法学》、《法学杂志》、《政法论丛》等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主编或参编《校园侵权》、《债权法教程》、《侵权法教程》等教材专著六部,合译《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一部。

网易考拉推荐

魏振瀛:债与民事责任的起源及其相互关系(《法学家》2013年第1期)  

2014-08-19 21:20:51|  分类: 侵权责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魏振瀛 

魏振瀛:债与民事责任的起源及其相互关系(《法学家》2013年第1期) - 玉辉博士 - 玉辉民法研习社
 内容提要: 根据历史资料,民法上的债最早起源于古代西亚地区文明中基于买卖契约和借贷契约的欠物或者欠钱;中国法上的债起源于基于借贷契约和买卖契约的欠钱或者欠物;罗马法上的债起源于具有私犯性质的罚金责任。债与责任关系的发展经历了不同历史时期,表现为五种不同的形态:债务与责任联系;债务与责任融合;债务与责任区别;责任与债结合;责任与债分离。债与责任关系的理论和法律义务与法律责任关系的理论有联系,也有区别。债与责任关系的历史和现状说明,民事责任与其他法律责任既有共同性,又有特殊性。明确债与责任的关系,对于推进我国民事立法科学化和正确司法均有现实意义。
关键词: 债的起源;责任的起源;债与担保;债与责任的关系

c/table>
  评论这张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怂怠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2009年3月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召开的民法论坛学术讨论会上,一位学者提交的论文中分析认为,债的观念滥觞于人身责任,并指出,将侵权法从债法中独立出去是“忘恩负义”的非历史态度。民法学者通常讲债的起源是讲罗马法上债的起源,而意大利罗马法权威学者们对罗马法上债的起源也存在不同观点。笔者认为,结合罗马法以前一些古文明中债的起源,有助于全面了解债的起源。该问题既涉及对历史事实和债的性质的了解,又关乎今后我国民事立法的走向和民事立法科学化。债的起源与发展和违反债的责任密切关联,从历史发展上分析债与责任的关系,有助于全面认识民事责任乃至法律责任的性质与特征。债与民事责任的起源及其相互关系的发展这个课题,关系到民法学和法理学的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问题,本文是笔者对这个问题的初步探讨,愿与同仁共同商讨。
    一、古代西亚地区文明中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
    美国学者威尔·杜兰(Will Durant)曾指出:“今天的西方文明,也可以说就是欧美文明。欧美文明,与其说系起源于克里特、希腊、罗马,不如说系起源于近东。因为事实上,‘雅利安人’并没有创造什么文明,他们的文明系来自巴比伦和埃及。希腊文明,世所称羡,然究其实际,其文明之绝大部分皆系来自近东各城市。” [1]我国学者魏琼指出:“古代西亚地区的民事规范所蕴涵的规则与精神影响了古埃及、克里特、迈锡尼、古希腊、古罗马乃至后来的整个欧洲及世界。” [2]
    古代西亚地区是指美索不达米亚冲积平原,地处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这里地理环境优越,经济发达,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最早的城邦国家和最早的成文法典都出自这个地区,世界上债的最早起源地也在这里,从中也可以看出债与责任关系的萌芽。
    (一)苏美尔法上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
    1.苏美尔法的背景。苏美尔人是古代西亚地区城邦、商业、文字、法律以及宗教等文明成果的缔造者。 [3]目前根据大量资料证明,楔形文字法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成文法律。 [4]公元前3000年末,苏美尔人创造了楔形文字,乌尔第三王朝(约公元前2113-前2096年)建立后,颁布了《乌尔纳姆法典》;公元前1930年颁布了《李必特·伊丝达法典》。苏美尔人除适用成文法典外,还作出大量判例,在民间还有很多流传甚广的法律教本,其中包括《苏美尔法律样式册》。 [5]
    苏美尔法律中已经有了商品交换中的主要契约,包括买卖、借贷和租赁等,并出现了保证制度和不可抗力免责制度的萌芽。苏美尔法对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的,主要采取金钱赔偿方式处理。例如,《乌尔纳姆法典》正文有40多条,现存的仅有29条。对侵害他人人身的,有4个条文规定处死违法者,较多的是采用金钱赔偿方式。 [6]
    2.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从近现代债法角度看,苏美尔法上各种契约和侵害他人人身或者财产赔偿的规定,是实质意义上的债。但是,苏美尔法并没有将这些都认定为债。遗留的两部苏美尔法典残缺不全,看不出其中对债的规定。根据现有历史资料,苏美尔法上的“债”字最早出现在约公元前1700年的《苏美尔法律样式册》中。其中记载了有关苏美尔人契约及其条款的概要,应当是当时某位对法律颇有造诣的无名抄写员的杰作。其第三部分共21个条文,包括誓约、债务抵押等,但仅有债务抵押和农田耕作的法律文献保存得比较完整。在债务抵押方面,有如下规定:
    (viii 3-10)“倘被抵押为债奴的妇女死亡,或逃走,或消失,或生病,则他(即债务人)应按照委派她所完成的劳作全价赔偿。”
    (viii 11-15)“被抵押为债奴的妇女与债务总价是等值的,当他(即债务人)以银还(债权人)时,他应重新收回自己的女奴。” [7]
    从现存的历史资料中难以确定苏美尔法关于债的适用范围,从“抵债为奴”分析,抵债为奴至少用在买卖关系上。关于买卖契约文献记载的多是已生效的契约,在履约中有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偶然事件,致使当事人违约。常见的偶然事件是订约后卖方自己改变了意愿,比如,卖方许下誓言保证在一个明确的期限内交付已售的财产,但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款购买该标的物时,卖方有可能会违约,提供替代物交付给先前的买主。因此,买方在未收到标的物之前,往往要求卖方提供一位保证人以保证契约履行。当卖方违约时,保证人将被抵债为奴。 [8]
    根据学者关于苏美尔人是古代西亚地区法律文明成果缔造者的论断,苏美尔法上关于债的规定应在《乌尔纳姆法典》或者《李必特·伊丝达法典》中,可惜遗留的这两部法典残缺不全。下文讲的巴比伦法上债的概念最早见于约公元前20世纪的《俾拉拉马法典》,该法典晚于苏美尔的《乌尔纳姆法典》和《李必特·伊丝达法典》,据此推断,苏美尔法上债的起源时间应在约公元前2113年至公元前1930年之间。
    (二)巴比伦法上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
    1.巴比伦法的背景
    公元前2200年建立了古巴比伦王国,后来成为强大的巴比伦帝国(约公元前1894-前1595),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进入第二个重要阶段,史称“古巴比伦时期”。
    古巴比伦时期的主要法律有:《俾拉拉马法典》(约公元前20世纪)和《汉穆拉比法典》(约公元前1792-1750年)。《汉穆拉比法典》是楔形文字法充分发展时期的法律,是楔形文字法典的集大成者,是相当完整的最古的法典,其正文有282条(现缺11条)。据笔者统计,现存的271条 [9]中,属民事规范的约占百分之八十。该法典“在许多部分中,特别是在调整民法法权这一方面比起较晚的许多古代东方的立法,反映出奴隶占有制社会关系的较高的发展阶段,而对某一范畴阐述的细密的程度,甚至比奴隶占有制的西方某些文献,例如十二铜表法,还要高得的多。而在某些法律问题上,汉穆拉比法典差不多接近解决某一些只有处于古典奴隶占有制社会发展最高阶段的罗马的法学家才有力量解决的问题。” [10]
    2.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
    (1)对《汉穆拉比法典》体系结构的分析。分析《汉穆拉比法典》的体系结构,有助于全面了解《汉穆拉比法典》,对于分析债的起源具有重要意义。笔者认为,从当代法律观念看,《汉穆拉比法典》结构不够严谨,但并非杂乱无章,而是根据不同的社会生活领域和法律关系结合起来排列顺序的。第1-41条属于与国家权力和王室利益直接关联的问题,以及盗窃、强盗等危及社会安全的刑事犯罪问题。第42条至末条,是与王权和王室利益没有直接关联的问题,这部分基本是私人社会生活规范,从区分公法与私法的观念看,基本属于私法问题。 [11]笔者认为第42条至末条可分为12个部分:1)有关种植业与畜牧业的规定(第42条至第66条);2)有关房屋的规定(第67-69+ C、 78条); 3)关于借贷的规定(第70+D - 75E条); 4)有关自由民从事商业经营的规定(第89-111条);5)有关运送物品的规定(第112条);6)有关债务偿还和债奴的规定(第113-119条);7)关于保管物品的规定(第120-126条);8)关于婚姻家庭的规定(第127-164条);9)关于财产继承的规定(第165-184条);10)关于收养关系的规定(第185-194条);11)对侵害他人人身致伤、致死的规定(第195-214条);12)关于医生、建筑师、造船、雇用各种工匠等行业性契约,以及买卖奴婢的规定(第215-277条)。
    上述12个部分可以说是12种类型的规定,其中个别内容有所交叉,但是可以看出,巴比伦的立法者用他们的法律观和逻辑思维,构建了《汉穆拉比法典》的体系结构,为我们分析该法典关于债的规定,提供了权威性法律根据。
    (2)关于契约和侵害他人人身及财产的规定。巴比伦法中关于契约的规定,以《汉穆拉比王法典》中的相关规定为代表。契约的类型有(按照法典条文顺序)买卖、佃田、种植果园、租赁、借贷、运输、保管、雇佣、医生诊疗、理发师理发、建筑师建造房屋、造船、合伙与委托经商等。这样多类型的契约说明古巴比伦时代的商品经济已经达到相当水平。
    古巴比伦法对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的规定较为详细,据笔者统计,《汉穆拉比法典》对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的规定共81条,其中处死或者其他人身处罚的31条,同态复仇的4条,赔偿损失(赔银或者赔谷)的46条,赔偿损失中有些属于惩罚性的赔偿。
    (3)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古巴比伦法与苏美尔法一样,没有将契约和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的赔偿都认定为债。《俾拉拉马法典》第22条首次出现了“债”和“债务”概念。该条规定,倘自由民并无他人所负任何之债,而拘留他人之婢为质,则婢之主人应对神宣誓云:“我不负你任何债务”;而自由民应付出与一婢之身价相等之银,并须退还所质之婢。第23条和第24条也是关于扣留他人为质的规定,其第一句均为“倘自由民并无他人所负任何之债”。在上述三条之前的三条(第19条至第21条)都是关于实物借贷和金钱借贷的规定。从该法典现有的59个条文的内容和条文顺序看,大体上有一定的分类,据此可以推断债和债务的概念发生在借贷契约上。
    《汉穆拉比法典》关于的债的规定,有较多的条文可供分析。第38条首先出现了“债务”概念。该条规定:“里都、巴衣鲁或纳贡人不得以其与所负义务有关的田园房屋遗赠其妻女,亦不得以之抵偿债务。”第66条规定:“倘自由民向塔木卡 [12]借银,塔木卡追索债款,而彼无物可还,将其已种植之果园交与塔木卡,并告之云:‘请取园中之枣,以还你之银’,则此塔木卡不得同意。园中之枣仅应由园主收取,并按照契约规定,偿还塔木卡之本银及利息,园中剩余之枣仍归园主所有。”
    第89条至第96条比较集中地规定塔木卡贷谷或银发生的借贷契约,其内容包括:谷或银的借贷;利息的计算方法;关于塔木卡不遵守法律的规定,提高利息的处罚;将利息并入本金的处罚;塔木卡使用骗人的衡器损害债务人的处罚;塔木卡贷谷或银,定有利息,而无监察人(?)的处罚;自由民从塔木卡借谷或银,而无谷或银还债,可以用其他任何动产还债等。根据上述规定可以肯定借贷契约是债的发生原因。
    《汉穆拉比法典》中使用涉及债的用语(以法律条文的顺序为序)有:“贷出大麦或银子”、“抵偿债务”、“有利息的债务”、“借银”、“债主”、“追索债款”、“自由民举债,定有利息,无银还债”、“贷谷或银,定有利息”、“负有债务”、“债奴”等。 [13]根据现有历史资料可以认定,巴比伦法中的债是基于借贷契约产生的。
    巴比伦法上契约的担保方式较多,包括誓约、保证人和各种财产抵押(通常是房屋、土地或者奴隶)。可能沦为债奴的有保证人、债务人的妻、子、女或者奴婢。
    二、古代中国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
    (一)相关背景
    中国早在夏代(公元前22世纪至公元前17世纪)已经有了青铜器、造车等多种手工业,出现了城市。《易·系辞》下,记载在舜的时期已经管理部落间的集市贸易,商朝(约公元前17世纪至公元前12世纪)已经有了文字可考(甲骨文),出现了原始的铸币铜贝,商人活动的范围已经相当广阔。本文讲的中国古代是指西周(公元前1066?-公元前771) [14]以前时期。
    中国是世界古老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独具特色的中华法系,被推崇为世界五大法系之一,影响扩及东、南亚一带及周边地区。中国古代私法不发达,契约制度亦不发达,这与我国法起源的特点有直接关系。中国法的起源一是产生于战争,二是产生于礼。战时号令具有法的性质,后来战时的号令演变为平日的规范。古代早期法与礼不分。从夏代开始,法与礼就有密切联系。周礼与夏、商的礼一脉相承。礼在西周初期经周公“制礼作乐”而自成体系。在礼法不分时期,中国古代民事法律主要渊源为“礼”。《礼记·曲礼》记:“……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另一方面,中国古代统治者重视宗族伦理关系,造成了中国古代法与伦理道德“相为表里”,有时甚至道德的戒律即为法律的特点。根据历史资料,西周民事法律方面,关于土地所有权、债务、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的责任的认定等均在典籍中有不少记载,并在出土的青铜器铭文(金文)中被证实。 [15]
    (二)债的起源与债的担保
    西周时期的契约形式有口头和书面两种形式。口头契约有即时清结的契约,也有非即时清结的契约。土地、奴隶等重要财产的交易大都采用书面契约。书面契约主要有“傅别”和“质剂”两种。 [16]关于债的概念是与“傅别”相联系。《周礼·地官·小宰》:“听称责以傅别”。 [17]傅别是借贷契约的形式。郑玄注引郑司农云:称责,谓贷予。傅别,谓卷书也。听讼责者,以卷书决之。傅,傅著约束于文书。别,别为两,两家各得一也。 [18]
    从我国古代的文献可以看出,古代的债是基于借贷契约产生的。另据传说,夏禹参加过交易,而且从事长途贩运,甚至有赊欠行为。“贩于顿丘,债于传虚。”(《帝王世纪》)顿丘在今河南境内,传虚在今山西境内。 [19]这个例子说明在我国古代人们的观念中,因买卖而赊欠也发生“债”。
    中国古代有“人质”与“物质”,作为债务的担保。秦代已经禁止采用人质。 [20]
    中国古代债的适用范围与古代西亚地区文明国家债的适用范围近似。对于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的行为的处理,重刑轻民,对民事伤害也适用刑事制裁。西周时期有赔偿损失的诉讼和裁决,对这类案子,西周法律也允许双方当事人私下了结。 [21]对于私人的赔偿似可以视为实质意义上的侵权行为之债的起源,但是我国古代法律不把赔偿称为债。早在西周时期就有“罚锾”,即罚金,一直到清朝和民国时期都采用罚金制度。 [22]罚金是强制罪犯向国家交纳一定数量钱币的刑罚,不归于受害人,与“债”没有关系。
    综上所述,从古代西亚地区文明和古代中国债的起源可以说明以下三个问题:(1)产生债的原因是基于买卖契约和借贷契约的欠物或者欠钱。(3)不履行买卖契约和借贷契约的,保证人、人质、债务人的妻子或者子女会沦为债奴。后来在日耳曼法中往往称责任为保证或担保,至今,民法学理上有一种观点认为责任是债的担保,据此可以说“保证”“人质”和“债奴”是最早的实质意义上的“民事责任方式”。(3)责任(实质意义上)是不履行债务的后果,责任与债务是联系在一起的。从债务与责任关系的发展历史来说,笔者将古代西亚地区文明和古代中国债与责任的关系称为债务与责任联系。
    三、古代罗马法上债的起源及债务与责任融合
    (一)相关背景
    在希腊人建立雅典城邦时期,地处欧洲地中海中部亚平宁半岛的古代意大利人也在拉丁平原形成另一个城邦—罗马。传说罗马城建立于公元前753年,后来罗马疆域不断扩大。肥沃的土地和地中海沿岸便利的交通条件,为罗马奴隶制经济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海陆商业贸易兴旺发达,经济繁荣,加上平民斗争迫使贵族让步,以及有的君主重视法律和法学,为罗马法和法学的发展提供了优良的环境,最终形成了奴隶制社会最发达最完备的法律体系,其中包括关于债的体系。
    (二)权威学者关于罗马法上债的起源的不同结论
    被称为20世纪前半叶意大利和欧洲最大的罗马法学家之一的彼得罗·彭梵得(Pietro Bonfante,1864- 1932)说:“罗马债的历史起源产生于对私犯的罚金责任;契约责任在初期从属于这一概念。” [23]他指出:“人们为个人而接受刑罚,在早期历史时代,这种刑罚导致以钱赎罪。私犯的概念,有关诉讼和刑罚所具有的、私人的和债的特点,这些都是原始制度的残余,根据这些原始制度,犯罪是产生债的真正的和唯一的渊源。” [24]
    被称为20世纪意大利以及欧洲最伟大的罗马法学家之一的朱塞佩·格罗索(Giuseppe Grosso,1906-1973)的观点与彭梵得的观点不同。他指出:在同原始社会(主要是农业社会)相适应的正常家庭经济中,债务(即借贷)是一种陌生的东西。原始誓约是债的起源的最典型的形式。原始债的特点的形式是扣押人质,担保是基本的手续。在债的最初形式上(无论是涉及“债务协议”,还是以“誓”为根据的形式),债的产生均同那种后来发展为契约之债的债形式交织在一起。只是到了第二个发展时期,从另一个角度发展起来的私犯才被归结为债的渊源。 [25]
    笔者在2009年发表于《法学家》第一期《制定侵权责任法的学理分析—侵权行为之债立法模式的借鉴与变革》的拙文中,认为彭梵得和格罗索对罗马法上债的起源的不同结论各有道理,在该文提要部分概括为“罗马法上的债最初起源于犯罪,原始的誓约是债的起源的最典型的形式。”这实际上是对债的起源的模棱两可的理解。
    (三)学者对《十二表法》和盖尤斯观点的分析
    公元前451-前450年的《十二表法》是著名的古罗马法律文献,德国罗马史学家G·胡果(G.hugo)认为,该法是罗马法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这部法典对于我们分析罗马法上债的起源有重要价值。《十二表法》第三表的题目是债务法。 [26]但是从《十二表法》的规定看不出债的内涵是什么。我国学者张企泰说:“债的古典理论是长时期历史发展的结果。‘债’(obligatio)一词不见于罗马古代法中,十二表法只有nexum(实际上是金钱借贷)。” [27]学者陈汉指出:“在《十二表法》中,私犯是指一切不法行为。其外延相对广,有盗窃、侵辱、损害他人财产、高利贷等十余种行为。……值得注意的是,《十二表法》关于不法行为这一章的标题是‘私犯’而非私犯之债,这也说明了当时的立法者并没有从‘债的发生原因’的角度来看这些不法行为。……盖尤斯在其《法学阶梯》中以两分法论述‘债的发生原因’时,认为私犯是产生‘债’这一法律后果的不法行为,即私犯是债的发生原因之一。其外延的范围比《十二表法》要狭小的多,仅指四种类型化的不法行为。” [28]
    “在《十二表法》中,我们可以看到罚金与其他体罚相并列作为私犯的法律后果,这种并列也可以说明它他们具有共同性—惩罚性。后来由于罚金符合‘债’的特征,而被认为是债的一种,但是其本质并没有改变。” [29]
    当代意大利学者桑德罗·斯奇巴尼指出,《盖尤斯法学阶梯》加强和推进了债的体系建构,关于债的发生根据的体系,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盖尤斯宣布所有的债要么来自契约,要么来自私犯。 [30]
    (四)债起源于具有私犯性质的罚金责任
    根据《十二表法》的规定和上述学者的论述,笔者对罗马法上债起源的新的理解是:古代罗马最早的债的起源不是私犯,而是债务协议和原始誓约,债的内涵反映商品交换的经济性质,这与古代西亚地区和古代中国债的起源是一致的,反映了古代西亚地区、古代中国和古代罗马债的起源有其共同规律性。因此笔者认为,联系古代西亚地区和古代中国的债起源来看,格罗索的观点较为符合人们的观念和债的起源的发展规律。
    关于罗马法上债的起源是个严肃的法律事实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学理问题,由于笔者掌握的有关资料有限,对上述我的新的理解仍有疑惑,为此我特地请教了费安玲教授。她用电子邮件发给我她自己翻译供自用的《十二表法》译文,她说:“在《十二表法》中,尚未提出债务法的表达。”她用电子邮件详细回答了我提出的全部问题,她的回答是至今我看到的关于罗马法上债的起源的简要而具有说服力的结论,颇具学术价值。经费安玲教授同意,将她回答我的问题的全文引用如下:
    1)在罗马法的原始文献中,“债”的表述的出现远迟于对具有私犯性质的罚金责任的阐述。实际上,无论是“债”还是“私犯”,都是在罗马社会渡过了其古代时期后出现的经理论提炼而产生的表达。彭梵得说得对,在罗马社会的早期,一个部落的人伤害了别人(即构成犯罪行为),最初是通过血亲复仇来处理,后来人们协商用金钱来替代血亲复仇,即伤害别人者要承担受到刑罚的处罚,但是可以以钱赎罪。不过,应当支付金钱者时有不支付的情况,应当获得金钱者就通过‘对人之诉’要求支付者履行支付。因此,当伤害别人者应当支付金钱却不支付时,可以被扣押作为人质,也可以被直接贬为奴隶。其原因就在于支付者要受到包括支付金钱的刑罚处置。因此,首先是因为要受到具有‘私犯’性质的罚金责任追究,其次以金钱赎罪也是当事人之间约定的结果,故而,罗马法中的债是起源于具有私犯性质的罚金责任,而且在当时所谓的契约责任也源于私犯的罚金责任的约定。应当说,犯罪是产生债的唯一渊源。而完整的私犯的归纳,是在后来即所谓第二时期逐渐发展起来的。
    2)同理,在《十二表法》中,仅有私犯之表述而没有私犯之债的表述,这说明当时还没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债的术语的提炼,私犯是《十二表法》所要表达的核心内容,债不是它要强调的内容。
    3)直到盖尤斯时期,对债与债的发生原因的理论阐述才逐渐丰富起来,这是他对罗马社会古典法的归纳和提炼的结果。在盖尤斯之前,没有资料表明有如此的理论提炼。
    4)没有资料表明在盖尤斯之前,债的体系已经初步建立,唯有因盖尤斯对债进行了比较科学的分类,从而产生了债的初步体系。
    5)我所说的“没有资料”,是因为在优士丁尼谕颁《国法大全》(也称民法大全)后,下令销毁了许多与该大全内容不一致的几乎全部的论著、文献等,故而后人很难有直接资料能够说明当时的情形。 [31]
    根据费安玲教授的论证,结论是:罗马法上的债起源于具有私犯性质的罚金责任。
    (五)债的体系
    《盖尤斯法学阶梯》奠定了罗马法上债的体系的基础,该书后来被宣布具有“法渊源”的效力。 [32]《盖尤斯法学阶梯》分为四编:第一编,关于人(身份·婚姻·家庭)。第二编,关于物(物权·遗嘱继承)。第三编,关于物(无遗嘱继承·契约之债·私犯之债)。第四编,关于诉讼。 [33]债属于物的组成部分,但有相对的独立性,自成体系。第三编第88节的题目是债,内容是:“现在我们来谈债。它划分为两个最基本的种类:每个债或者产生于契约,或者产生于私犯。”第89节至第162节为因契约而产生的债,包括实物契约、口头契约、文字契约与合意契约四类。第163节以下是通过他人的取得债。第168条以下为债的消灭。债的消灭的方式有:清偿、正式免除、想象清偿、称铜式想象清偿、更新。第180至第182节为争讼程序。第183-225节是因私犯产生的债,包括盗窃、抢劫、非法损害和侵辱。
    关于债发生的原因,盖尤斯的《法学阶梯》采二分法:契约和私犯。后来在盖尤斯的《法学阶梯精选》中将二分法改为三分法:契约、不法行为和法律规定的其他原因。优士丁尼的《法学阶梯》采四分法:契约、准契约、私犯和准私犯。 [34]从盖尤斯的《法学阶梯》和优士丁尼的《法学阶梯》都可以看出,其中有了通则性规定,包括关于债的概念;债的发生原因;通过他人的取得债;债的消灭。罗马法上关于债的规定为近现代债法奠定了初步基础。
    (六)债务与责任融合
    德国学者奥托·冯·基尔克(Otto von Gierke)明确提出,根据罗马法上有关债的概念的定义,债务(Schuld)与责任(Haftung)是融合的。 [35]我国台湾地区学者多持这种观点,郑玉波教授说:“罗马法上债务与责任两概念早已融合为一”。 [36]林诚二教授指出:“罗马法上之债的观念并未区分债务与责任,而系融合二者为单一之obligatio” [37]
    上述学者指出罗马法上债务与责任的关系是融合关系,笔者认为其融合的原因可从三个方面说明:(1)从语言文字表达方面看,文字、词汇由少到多,由贫乏到丰富有个发展过程,债务与责任融合是当时文字和词汇不够丰富的反映。(2)从法律观念方面看,法律观念与理论水平由低到高有个发展过程,债务与责任融合是当时法律观念与理论水平较低的反映。(3)从债的侧重点方面看,在罗马人的观念中,债务与责任二者不是并重,而是侧重于责任。优士丁尼的《法学阶梯》指出;“债是拘束我们根据我们城邦的法律向他人为给付的法锁。”所谓“法锁”重在拘束,重在责任。罗马法学者布林兹(Brinz)就obligatio的概念作了解释。他指出:“罗马法之obligatio一语,若就其主动的意味言之,则可译为请求权;自其受动的意味言之,则通常多译为义务,或称债务。然obliga-tio一语,实不外“法锁”之意,盖指当事人间之羁束状态,实与责任(Haftung)之意相当。” [38]罗马法学者彼得罗·彭梵得说:“‘债(obligatio)’这个词原是指这种约束即保障履行义务的法律约束;但后来人们也用它表示负债人的义务,有时(至少在优士丁尼法的文献中)还指权利享有人的权利。” [39]“罗马法将‘法锁’视为债的本质所在。” [40]罗马法上债务与责任融合的实质是将债务融合于责任之中,这是“早期的立法呈现出‘责任中心’的特点” [41]的反映。
    四、古代日耳曼法上债务与责任的区别及责任制度
    (一)相关背景
    公元5世纪,日耳曼人在西罗马领土上建立了一系列日耳曼王国,日耳曼人替代了罗马人在欧洲的统治地位。日耳曼法是继罗马法之后在西欧形成的一种重要的法律体系,它与罗马法和教会法构成西方法的三大渊源。因为受罗马人重视成文法典的治国方式的影响,诸多日耳曼王国相继制定了法典,各王国的法典既有共同点,也有差异。日耳曼的国王们对于罗马文化和罗马法没有敌意,他们在尝试证实一种新的日耳曼制度存在的同时,又尽力想保持原罗马帝国的法律因素。日耳曼法具有属人主义的特征,王国建立之后,不少部落的法律都与罗马法并存,各部落的法律原则上对于本部落人有效力,罗马法对于罗马人有效力。王国境内本民族人与罗马人发生纠纷时,适用本民族的法律,而非罗马法,对此,《勃艮第法典》有明文规定。 [42]罗马法学家多充当日耳曼王国立法和法律编纂方面的助手,他们的活动促进了日耳曼法对罗马法的接受。 [43]
    (二)纯然责任契约
    纯然责任契约是日耳曼契约的一大特色。据基尔克一派主张,日耳曼法上债务契约和责任契约均属独立的法律行为。反对者认为各种契约不仅发生债务,且亦同时发生责任。虽然也有单纯发生责任或债务者,属少数例外。 [44]纯然责任契约有三种:
    1.人质契约。人质契约是为担保债务,以人为质的契约。在债务清偿前,债权人占有人质,若债务适法清偿时,人质即行解除。若债务不履行,则人质的身体、生命由债权人自由处分。随着社会进步,对人质的处理逐步缓和,早期人质沦为债奴。原为永久的债奴,后改为一时的债奴,再后改为债仆,最后改为债囚。债囚经一定时间监禁,即可放免。
    2.保证契约。保证契约为纯粹的责任契约,与罗马法上的保证制度不同。日耳曼法上的保证为“无债务之责任”,而原债务人因有保证人存在,虽负债务,但无责任。债务不履行,债权人只能强制保证人承担责任。
    3.人格法益出质契约。中世纪日耳曼法上的身体责任制度逐渐缓和,但是,法律允许人格法益出质契约。这种契约的类型有:生命之出质、肢体之出质、权利能力之出质、自由之出质、荣誉之出质五种。这种人格法益之出质契约到16世纪以后逐渐趋于消灭。 [45]
    (三)债务与责任的区别
    日耳曼法上债务(Schuld)一语,义为“当为”。债务人对于债权人有当为给付之法律上之运命,债权人对于债务人有当为受领之法律上之运命,而此二者间之关系,即谓为当为状态。债务之内容,即为当为状态,而非由外部强制。履行与否,悉属债务人之自由。
    反之,责任(Haftung)者,为服从攻击权(Unterwerfung unter die Zugriffsmacht)之义。于债务不履行时,得诉之强制手段,要求债权之满足,损害赔偿及复仇。责任为对于债务之羁束状态,得称之为羁束,亦即债务之担保。部族法的法源中,恒谓债务人对于自己之债务,自负责者,为保证人。即在中世纪法源中,亦尝谓之为自己保证。故在日耳曼中世纪法往往谓责任为保证或担保。责任系为担保债务而存在,二者纯属不同之概念。 [46]至此,“责任”概念在日耳曼法上首次得到确认,也就是说在日耳曼法上有了形式意义上的责任概念。
    (四)责任关系的确立与责任的实现方法
    日耳曼法不仅区分债务与责任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且事实上区分了债务关系与责任关系。在先设定质权或保证的情况下,将来债务关系可能不发生,但其保证实权等责任关系已经成立。 [47]这里讲的“责任关系”是相对债务关系而言。日耳曼法上的“纯然责任契约”成立之日,就是责任关系成立之时。
    值得重视的是,日耳曼法上责任关系确立与责任实现方法是两个不同的问题。责任实现的方法在不同的时期有所不同。例如,对于财产责任,原有“私扣押”和“审判上之扣押”,后来审判上之扣押成为一般扣押方法。对于身体责任,也有过由债权人自力扣押。责任是违反债务的后果,但不是说一旦债务不履行,债权人就立即诉之强制手段。日耳曼人有宽限期观念,例如,保证契约中有一种为“交出保证”。根据日耳曼古法,债务不履行时,债务人可能成为人质,于此种情形,往往有第三人介入当事人之间,为之调解,请求债权人宽予限期,使债务人另谋清偿方法。在所定期限内,债务人的身体暂由第三人看管,期内仍不清偿时,应即交出债务人的身体。 [48]再者,前已述及,在日耳曼法上,“责任为服从攻击权”,是否追究债务人的责任,主动权在债权人,而不是由国家机关直接实施强制。
    (五)债务与责任的相互关系
    按照日耳法学者的研究,日耳曼法上债务与责任的相互关系有以下情形:(1)无责任之债务。这种债务不能强制履行,为不完全债务,例如已过时效的债务。(2)无债务之责任。例如,对于将来可能发生之债务先行设定保证。这种债务将来可能不发生,但保证责任关系完全成立。(3)负债务者不必负责任。例如以物为责任物,其债务人自身不负责任,是为纯然物上责任。(4)负责任者自己不负债务。例如自己无债务,而为他人的债务负责。(5)债务与责任从属同时存在,而其范围不尽相同。如非无限责任之债务,亦即所谓有限责任。 [49]
    (六)日耳曼法上有侵权行为之债吗?
    有学者认为:“任何民族,于法律观念幼稚之时代,皆无民事责任与刑事责任之区别。侵权行为之概念,恒须几经变迁,始能确然独立,成为纯粹私法上之制度。日耳曼法,自非例外。” [50]有学者指出:“产生债的根据是契约和侵权行为,这和罗马法以及其他古代法律是一致的。但在日耳曼法中还未形成民事违法的观念,侵权行为和犯罪没有明确的划分”。 [51]有学者指出:“在古代日耳曼人的观念中,并无现代人的所谓犯罪与侵权之分,而只存在为部落习惯所禁止、违反者须受到一定处罚的若干行为。在此以‘不法行为’这一集合性用语称呼之。” [52]根据现有历史资料,日耳曼法上没有“侵权行为”概念。如果说日耳曼法上有侵权行为之债,是指实质意义上的侵权行为之债,而不是形式意义上的侵权行为之债。
    (七)日耳曼法上的责任制度对后世私法的影响
    从总体上看,日耳曼法的立法理念和立法技术落后于罗马法,但是日耳曼法区分债务与责任,突破了罗马法上债务与责任融合的观念,是一大进步。确立债务与责任“二者之区别者,实为肼l="n纬iê父谓责璐险ev>
&备拍睢贡献其中 从硍w.//www.’low濉S凇 后世up>[46574怂2421通过普="h>[49指厨付4" iv>tercivi损猴扒秩ㄐ、,是为纯&nb铮湔群笫浪街蔚豽> <债务,Isay氏/def系有庖迳式的赢,iv> iv> <枰孕形5746]<Sξ拊紁?i="h]<Sntercivi方坊矫婊。iv> "h]div出:“在古代日耳曼人的观念中,并无现代人的所谓犯罪与侵权之分,而只存在未对者认为各种契约不仅发生债务,且亦同时发生责任。虽然也有单纯发生责任或债务者,属5数例外。 )纯然责中,当获凳div⒂畔热羁>根据现有历史资料 笄宄}ㄓ与罗p>文中6;人ef
继l="汀&nbnbs&nb发生”。.cn/040;底&#出眨另一74⒅别 法:04#m秈cle/deid=概念《icle/de对拥际上,维划清了ㄓup><绻界限根据现有历史资料 笄通过ㄓ与罗采取五编制(Sc总则34" /div> #="h;ollo2788om.c一种rticle/defa柯渫ü唯佑肼880;ㄓ撩2104="h]舴叫眄明在盖油ü唯佑3732契约3]" 是可动态二)iv> SΦ上的bsp驯圈瞪暇蔡﹊v> >&p;&nbs第7汉耐)衏一务众8汉末)纯人ef v> 布颇类∧停┬c一务众27唷霓论w.cinbsp;&互襳2)关于劳iv>⒊欣俊⒈韧醯2788中,有》烛背景曼的当得利0;释根据现有历史资料80;iv> 在ㄓ隶。div>ㄉ嫌星秩ㄐ形侵甘抵 笄宄}ㄓ与罗与3章2788或菔牵务人efau般p://隶。d11乱无p://wult是可籶;&是可> 出:意4章返1菔牵国娇,> 出:物上责任。(4)负责任者自己不负债务。例如自己无债务,而为他人的债5ɡ芰χ鲋省⒆杂芍鲋省⑷儆鲋饰逯帧U庵秩烁穹ㄒ嬷鲋势踉嫉16世纪以后逐渐5于消灭。Φ7]吹讲┤巍3觯骸霸诠糯斩说墓勰钪校⑽尴执说乃椒缸镉肭秩ㄖ郑淮嬖谖Vぁ9试谌斩惺兰头ㄍ皆鹑挝Vせ虻1!T鹑蜗滴1U穸嬖冢叽渴舨煌5之概念。
&4#m3(" /d生的东B扣薛.c初膊┑淖鋘terw椽受/di粑峥垩ù薼="n指厨iv> >觯骸霸诠糯斩说墓勰钪校⑽尴执说乃椒缸镉肭秩ㄖ郑淮嬖谖喂叵怠T谙壬瓒ㄖ嗜ɑ虮Vさ那榭鱿拢凑窆叵悼赡懿环⑸浔Vな等ǖ仍鹑喂叵狄5经成立。&0;%与典》罗马在豌以物 &iv>&椒浮(答叔常觔sp;880;。(" 然务2径┱幸环⑸3;&up>:“在古代日耳曼人的观念中,并无现代人的所谓犯罪与侵权之分,而只存在伪清偿方法。在所定期限内,债务人的身体暂由第三人看管,期内仍不清偿时,应即交出债务5的身体。&nb880;&#" 然&nbiviult.曼耽://编在ㄓ典五编稚立占眕; 其中de礽v>特别褪,> 宄}ㄓ=概妮是N袢硕杂禽是N袢21通过ㄓ酌婵)纯人ef 撬%务雀拍菔牵务人对忧菔牵务人>&nb裼脲常唯咏蔰i叭>[通过ㄓ将质di叭>&nb芊⑼ü唯樱琲v> 严格限࠸◆民但宄}ㄓ杂诮后世车牡没有资◆民。就是责宄}ㄓ择ef司法士丁/defa6;&趇v> 乐”到不世纪arti》iv> 嘲&萶w"> 硆ticiv>
    (五)债的体系
  5负责。(5)债务与责任从属同时存在,而其范围不尽相同。如非无限责任之债务,亦即所谓5限责任。 全额p;&n现了,civ>
    (五)债的体系
  6稹G秩ㄐ形拍睿阈爰妇淝ǎ寄苋啡欢懒ⅲ晌看馑椒ㄉ现贫取H斩ǎ苑6例外。”&iv> 的iv>&据匣症通两su庖迳)。和说明6;&#嫌决div>p>G宄}ㄓ与罗据匣国大革命到产效的它果,拿破仑导>
尤斯起草应典布蔚拿了4这适的。拿破仑而,蹈性起草sp;&nb政策伤焊8中m在不参与事傥f="h论法系&nbdef,蹈性风格"/di冠为茄摹菹晃 茨罚透金首陡出条和第ofol关饼深思熟虑吸收了长llaw.com.cn/成可以耽:,管大程度278巧钍⒘艘花觰0;&喜慷醯2>
&nb一兰克llaw一务和优部llaw一胀格种传v> 为 非擅钪贫任蓿詂iv>
    (五)债的体系
  6渌糯墒且恢碌摹5谌斩ㄖ谢刮葱纬擅袷挛シǖ墓勰睿秩ㄐ形头缸锩挥忻魅返6划分”。 统蔚合舀过在西周佣酥迅速完cle/,蹈性/dit.as酥起草者细纳和工佩庖迳务像循7]G通过ㄓ与罗起草总共花费了23这适的。
<质〃家思斡辛产效的和砻鳘用謎v>普=公泌债在庖迳系那上酌婵_度抽象art斗2788G通过ㄓ与罗 hr="h >该芫574>有严格准确著常债:“在古代日耳曼人的观念中,并无现代人的所谓犯罪与侵权之分,而只存在6柯湎肮咚埂⑽シ凑咝胧艿揭欢ùΨ5娜舾尚形T诖艘浴环ㄐ形庖患闲杂糜锍6呼之。” 日展释盖部落通过ㄓ与罗代表9] 荒芮 iv> 74278逗篿v> 合舀过ㄓ杂> iv> <
&人
&el="no >vill
&鳌B蘼 >vill
&iv> 574 >vill
&务人种为通过ㄓ杂bsp;" /dⅰ#3挝债务nbsp; 擦峤淌晒郐和严格雀拍合舀过icle梅迪库斯6;nbsill”。根ⅰ#3幸恢止鄣闳罗>砩鐁el=,iv> 鹑畏w濉S邴说铱蒲庐不" >’尚五由民&nbs常’&nb媸 的2788" /d> iv> sp;&6" bivi<即6" 在/0e" /d人l=履 >I戗律向宋颍┯ 从a> 5788" /d即有iv> >#骸霸诠糯斩说墓勰钪校⑽尴执说乃椒缸镉肭秩ㄖ郑淮嬖6ɡ芰χ鲋省⒆杂芍鲋省⑷儆鲋饰逯帧U庵秩烁穹ㄒ嬷鲋势踉嫉16世纪以后逐渐6于消灭。 74iv>&后世私裼氲明及擦峤淌诚为其在《//wwdiv花律咕烤谷6;杂指厨制度’iv> 的抑欢者‘《汉’iv> 悼吗osiref="h生活up>玲饺枰杂θ掀鋌ㄖ8逗篿v> ="而,日ttp://" 然iv> 簉ticiv>
    (五)债的体系
  6Vぁ9试谌斩惺兰头ㄍ皆鹑挝Vせ虻1!T鹑蜗滴1U穸嬖冢叽渴舨煌6之概念。 主滩同点别 iv> (与31条生祷比王" reiv> p; ;&6䅟> >>褪窃 v> (与276条生祷迟延iv> (与287条生祷严格iv> (与819条生p; iv> ,就是院 撬讲> iv> (与143每干籹p;&n芤旁" reiv> (与2187条生p; 限࠸iv> 若民但萶w"> 于;&#上2788iv> 言。日ㄉ嫌星秩ㄐ形侵甘抵 通过ㄓfollow" href8逗喉∑://ww6;&#rel=从四ult.asp?id=56;&#发生”iv> 私犯性 >[通过ㄓ杂> iv> www;&n/de
&civ称尾﹊v> >}—铡@213;www.畹姆着" /d人应.om猖)0e" /d >[之诉’88" /dcle/iv> 。,iv> 界p>从" /d > > > B缮现嗣绞 re鹑畏蔚墓裼朐鹑蔚(eineVolls; 债:“在古代日耳曼人的观念中,并无现代人的所谓犯罪与侵权之分,而只存在6喂叵怠T谙壬瓒ㄖ嗜ɑ虮Vさ那榭鱿拢凑窆叵悼赡懿环⑸浔Vな等ǖ仍鹑喂叵狄6经成立。
&nㄉ嫌星秩ㄐ形侵甘抵 6;&#发诟媚0;ㄓ278lt.匣謎落通过ㄓ与罗将0icle/de谰22;2)关等2788ult.曼酌婵不是而是rticle/def整系那)纯人ef标div rel=笔兰获得21抽象nbsp—p;&n之系的这"ā"noǘ"  w.ci0icl也啡特色。据基尔克一派主张,日耳曼法上债务契约和责任契约均属独立的法律行为。6鼻宄シ椒āT谒ㄆ谙弈冢袢说纳硖逶萦傻谌丝垂埽谀谌圆磺宄ナ保唇怀稣袢6的身体。p>n/article/default.asp?id=57404#m40" >[40]罗6负责。(5)债务与责任从属同时存在,而其范围不尽相同。如非无限责任之债务,亦即所谓6限责任。 亩懒⑿部锣种耳曼权娜由≡易iv> 亩3;ww哉耳ㄓ自属≡易匣謗ticiv>
    (五)债的体系
  7稹G秩ㄐ形拍睿阈爰妇淝ǎ寄苋啡欢懒ⅲ晌看馑椒ㄉ现贫取H斩ǎ苑7例外。”
    (五)债的体系
  7渌糯墒且恢碌摹5谌斩ㄖ谢刮葱纬擅袷挛シǖ墓勰睿秩ㄐ形头缸锩挥忻魅返7划分”。该芫574>有严格准确蹬系墓协蝶佩6;ㄓ"的侵权姓庋鰊/0ef;錬ivi74然同界限罚的处薶tt以低层0;&  的&nb变化及 74的≈离ㄉ嫌星秩ㄐ形侵甘抵蕄?id=5债耍iv> 日展变化皇驱ㄉ嫌星秩ㄐ形侵甘抵 一症通两sup>耍皇iv> 的p://w踉几鱯uㄓ马涡重大代了罗并葛人嫌辛日展变化穆low"则此褪,27呵私点 在ㄓ隶。div>判上之#37096;注释[44]" rel="96闭馐导拾H肀妊乾唯佑肼抟4编粟13。≮1节“烛饼犯所萤iv> >> 0icle/de生的p://剖,理解ి条謎cle/default.asp?id=57404#m47" ㄍ64这实际苏俄ㄓ与罗意3编≮19汉同礹ref=方法在不同iv> T耽:,)纯人嫌辛" &衟://方法)纯人/d> iv> ,奴隶制发粘nb呀法在不同iv> 为p; 牡没iv> 在0;ㄓ聊
;)衏《俄m.c沽瞵唯佑肼藜蘬=没逾样ef
    (五)债的体系
  7柯湎肮咚埂⑽シ凑咝胧艿揭欢ùΨ5娜舾尚形T诖艘浴环ㄐ形庖患闲杂糜锍7呼之。” 0icle/de謎cle/default.asp?id=57404#m47" ㄍ75这实际阿尔及利亚ㄓ与罗意3章de 0icle/de绅/de刚债同礹re=履子女会沦为”字样謎cle/default.asp?id=57404#m47" ㄍ86这典布v>p.cn蠊鹲up灿成uㄓf="h翰浇"下挤ㄑ《ㄓf="h翰;&nrtic典布v>p.cn蠊鹲up灿成u合物匣植浇"下挤ㄑ《合物匣植僵的斩.cn蠊鹲up灿成u0icliv> 匣植浇"下挤ㄑ《0icliv> 匣植晋的仅严格雀拍不/d耍<庖迳在庖迳;&nbnbs琲v> 74≈离v>尤上ll (答>aulm在nbsp;" /d是/a鳌B/div> &up>鳌B蕤" /d生耍iv>&<饴晒 div>人嫌的能通民罗位置能互机。llaw上/def,>
    (五)债的体系
  7ㄉ险裼朐鹑稳诤系墓勰睿且淮蠼健H妨⒄裼朐鹑巍岸咧鹫撸滴与耹="n纬i7曼法焊肝皆痂7ㄉ 謎落合物匣植总则第7汉p://方詎bsp;但逯则各汉同)纯合物隶。鳌B耍可以鲜6≈离縨nb。322;[2典布v>p0icliv> 匣植更果> 74≈离v>显著标跋&nb裼胙椒ì/a鳌B同的时不限&#
&ci落ㄓf="h翰p://了10> 辛赛人tilow"p;&nbs失伤害别iv> 宵人rel=准人债/div般p://ww是担止arti、排除妨碍62禁除危险nb业还偿秋62禁除代了、恢复名誉、赔礼道歉p;&nbs赛人742788iv> 。责任B耍iv> 的&nb运怠氨Vぁ薄叭酥l/suㄓ杂up9 耍ef v> 橙畏> 74≈离謎cle/default.asp?id=57404#m47" 199闭馐导食剩唯佑肼抟4编畏>p犊笨鹲uㄓ与罗的过北葵/div部新suㄓ与的高对蹈汹5编从" 穆low"与1蘶害债/div般p://佩62。”与3章同礹ref=> 卮ε坊的船—┝第1> “没有;。萯v> 现担日耳曼按容sp;&n10icliv> <庠违詎bsp;扣押般ttp://謎cle/default.asp?id=57404#m47" ╬犊笨鹲uㄓ与罗p> 辛p://.omw" icl213;恋列大代了。威99年8月4日至7/ww在鲁nb阿雷基巴举和提574ef=届 ic剩唯哟>&n含芈澈桶⒏uㄓ与改#m=被峋刍岈芈硈uㄓ与15这ollo改#m进程謗ti3;"l="会议盖部阿根廷害海利维亚、鲁和波多黎俯同suㄓ与改#m=被崃下/di9] 辛 为≈rticiv>
    (五)债的体系
  7炊哉呷衔髦制踉疾唤龇⑸瘢乙嗤狈⑸鹑巍K淙灰灿械ゴ糠⑸鹑位蛘裾撸羯7数例外。 謎cle/default.asp?id   80;' 耍 v> 日展变化> 6;&#ㄉ嫌星秩ㄐ形侵甘抵;%一些 icl皇驱bsp;其约。)。面说明6;&#。责氲明那秩ㄐ瞎叵了ㄓ切问辛日展变化人终联中者然喳释/div> 时040;/d宄ttiv> 7]<ㄉ隙甲芄H硉tiv> 的∥。内纳和ww在l="2;[3然2;[┓=v> 果w为引起点殊的】,p>n/article/default.asp?id=57404#m40" >[40]罗7ɡ芰χ鲋省⒆杂芍鲋省⑷儆鲋饰逯帧U庵秩烁穹ㄒ嬷鲋势踉嫉16世纪以后逐渐7于消灭。 bsp;怀莆;辛若民但但它和砻骱般> 娇,> 日,> p 依&#。另停罗终联中者矸ㄑ近现suㄓ隶。絭> 不限&#呀法在> iv> ,880谘椒ㄈow"> p>n/article/default.asp?id=57404#m40" >[40]罗7Vぁ9试谌斩惺兰头ㄍ皆鹑挝Vせ虻1!T鹑蜗滴1U穸嬖冢叽渴舨煌7之概念。[40]罗7喂叵怠T谙壬瓒ㄖ嗜ɑ虮Vさ那榭鱿拢凑窆叵悼赡懿环⑸浔Vな等ǖ仍鹑喂叵狄7经成立。[40]罗7鼻宄シ椒āT谒ㄆ谙弈冢袢说纳硖逶萦傻谌丝垂埽谀谌圆磺宄ナ保唇怀稣袢7的身体。 74≈离媚褥。/d絭> ;&nb0;sp;&说明6;&#不支/bs蟮芒鳌B罚絭> 据匣耹0;m在nbsp;<;责任椰/d龛蟮芒> 是ㄓ0;m在nbsp。事絭> 与/d鳌B(" /d生责人害人嫌ο址轿铮诹Ψ轿镏icle/default.asp?id   提 /d絭> 在辛瘸隶。div>D是 icl内 2对/div> 的干詌="絭> 的等来 2模的茨罚胿>&/d絭> 与/d制柴&n="絭> co册自动—纯/div> 蘼矸晒经龛蟮人耳曼nbs楷/div> sp;.as icle/de 2模s楷/div> 同 ;&nb是否di/d龛蟮 div>iv>。蓇ㄓ茨罚以/d龛蟮,稻v>D以/d宄ttiv> 为>&nbnbs4害燎就对;属性和m在> 崖亩37怼怀莆在《判断言。禄盒 鹑瓮对于与典》亩37怼怀莆庖迳系那言。日/d龛蟮芒> 是ㄓ于与典》0;m石■civ>
    (五)债的体系
  8稹G秩ㄐ形拍睿阈爰妇淝ǎ寄苋啡欢懒ⅲ晌看馑椒ㄉ现贫取H斩ǎ苑8例外。” 74≈离怼积如辛猖)属性更鲜6尤斯庖数如对;div>与典》更严禁D:也会使bivi74然同界限更内 逦琾>civ>
    (五)债的体系
  8渌糯墒且恢碌摹5谌斩ㄖ谢刮葱纬擅袷挛シǖ墓勰睿秩ㄐ形头缸锩挥忻魅返8划分”。 p>[34] 债性起领觧法:辛冗有‘私D嫌于3;&#西亚0;&#文明映;&#l/su务人ef起领,瞳iv>。6;葱庖> 债性;&nbcivi中既绻列大贡献謎cle/default.asp?id   从约反映前2113这至反映前193闭猓魑彰蓝栽> 债性起领,徒反映1896这l=通过ㄓ与罗杂如对;v> <>G宄}ㄓ与罗将蝜lo履衪分縨穆葱庖没有对;法种荒芮ticle/default.asp?id=57404#m47" 64阶段&戎清常唯佑肼薜洳紇剑峭ü唯佑肼薜洳紁>G通过ㄓ与罗880;是可法种猖)ㄓupbivi穒ult.曼葱庖没有对;另法种荒芮ticle/default.asp?id=57404#m47" 一症通两su> 债ㄓ27<澜绗/d庖迳运怠经验0;&芙岫缘;日展释p?id=镎27猖)ㄓcivi bivi;法种猖)ㄓ。琢煊知识)权债吗薲iv>&猖)cl腋拍罗蝘vi鹑为识)权和适债吗猖)clup>a种m在荒芮tibivi穒和为识)权瘸羢p;枉整猖)归属iv> 媚0;ㄓ羢p;枉整猖)流转 v> 。在l谐sp;罄纤罗蝘vi和为识)权;.asl谐〗换蹦珊筒┝髯人光遗 。约。生产罚劫生产总果处于动态" rel=之诉’猖)箆> 经常处于变动 日耳蔚墓梦/d主滩同总猖)w.ci资产罚定保媚0;权怀莆资产媚0;/d境莆定保ti3;某个谋间点盖波这种某年某月某日蔚墓企襜0;&什ū1w上生的&什跞ザūC挠喽睿幼懿┑脑凇叮┑难兴椒该牡难兴搅div也的研私负矢媚这足衣嗓茅人然轧)隶。 div>iv>。l="n只讲菔物矸ㄉ下果w为责拳议<庖和懂得菔物0;m在p://ww 37就2788把握菔物0;。!朐鹑 <庠于保护/d主滩同轧)vi罗维护约。bsp;秩序"汀&nbl谐sp;的法薲ivp://ticle/default.asp?id=57404#m47" 80;.as曼对;日展释rel=更人傀地认识债性伤害>&庠于债性伤害up>鲜兜拇懈鲈说∪照箂p; p>[34]G宄}ㄓ与罗将债i://vil径┱┐坑幸880;&#p?id高对; 牡瞎叵债性轧)属性合舀过对>[4债性≡易&#,但马人曼对upbivi穒“胿>&&nbs些嫌性韵是当使叵了始3];[4880;&#后世性越物,bsp;其道理ticle/default.asp?id=57404#m47" 要全面认识债性伤害l=需要 债www迦/d>&欠传v>对说明媚0;;日萤iiclsp;&n12788n/a分虮尘昂偷钡美0;释的它们是可债ww在西欧%瞳&自古至今5摹0;&钏div>&马领iv2788nrticiv>
    (五)债的体系
  8柯湎肮咚埂⑽シ凑咝胧艿揭欢ùΨ5娜舾尚形T诖艘浴环ㄐ形庖患闲杂糜锍8呼之。” %≡易iv> 隙4不确切nb再如id=57404#m7]<p>[51]="n880icle/de务人%≡易iv> 就越巫堆灾6; 债于债茨罚0肯啻姆=v> 媚这羞iv> 0;伤害也啡嫌于债于ticle/default.asp?id=57404#m47" vill曾经嫜近蟯责坏践那秩ㄐ人的观iv> 奴隶腋拍罗液般来薶t="2;不会有“耳曼纯群庠违詎者矸晒莍cl借瓷取 2模措竖的/d 不排除在特ttp煞杆囊="2;有“耳曼纯群瓷取 2模措竖的l=便确保彼arti》龛蟮 胠=恢复ticiv>
    (五)债的体系
  8ㄉ险裼朐鹑稳诤系墓勰睿且淮蠼健H妨⒄裼朐鹑巍岸咧鹫撸滴与耹="n纬i8曼法焊肝皆痂8ㄉ[沼﹊v> 言。罗蔽便.13;iv> 债则对枕法种邮凳ti3;6;&#媚0;/d.13;来呀法匣耹0;系脑。琢杆债bsp13;up>[起羦> 13;提5恐拼耸眗el=庠违ㄓ"遲.as制柴&nn/article/default.asp?id=57404#m40" >[40]罗8炊哉呷衔髦制踉疾唤龇⑸瘢乙嗤狈⑸鹑巍K淙灰灿械ゴ糠⑸鹑位蛘裾撸羯8数例外。[40]罗8ɡ芰χ鲋省⒆杂芍鲋省⑷儆鲋饰逯帧U庵秩烁穹ㄒ嬷鲋势踉嫉16世纪以后逐渐8于消灭。 单iv>& 赛人的acn/债ㄓ典》罗部分变动p>G0icl羦> 扔的是否di庖是更内始确」叵债性轧)伤害>&0icl羦> 扔sp;&n1羦> 取<债务可以锥之tp:/ㄓ礽cle/default.asp?id=57404#m47" 6;&#越物荒芮曼ef 撬%借鉴终联中者bdef债ㄓ574髡鸼sp;流转 v> ”ef ;&#,civ>
    (五)债的体系
  8Vぁ9试谌斩惺兰头ㄍ皆鹑挝Vせ虻1!T鹑蜗滴1U穸嬖冢叽渴舨煌8之概念。 耍如ef v> 经;提越物始3];日展变化穆上当氧约形bli"n全成立。(3幸恢;的全成立。(3制度;。全成立。(3胿>&;芊⒘v> lo履 lo履≈离礽cle/default.asp?id=57404#m47" 9 耍 v> ;日展变化880;&#鳌B耍iv> ;日展变化后在幸恢.粗纯iv>&nb耳曼中者而,律鳌B;/d096;匮乏p>,律鳌B债吗iv>&nbnbsp和中键纳和发粘/d氖祭础3]" 20制度7闭3]腋拍脑鹑缓和深入礽civ>
    (五)债的体系
  8喂叵怠T谙壬瓒ㄖ嗜ɑ虮Vさ那榭鱿拢凑窆叵悼赡懿环⑸浔Vな等ǖ仍鹑喂叵狄8经成立。 ;日展运怠p?id=铿/d絭> 与萶w",律羦> 后在西性债 纯点殊su謎/d絭> ;其特tt;div>判上之#典←羦> ;[4砹v> ;[无4砹v> ;公拼态,(衡拼态,z祷b铮湔ⅲ俏浚话捶萘v> ;[连带羦> D以的iv> 2788civ>
    (五)债的体系
  8鼻宄シ椒āT谒ㄆ谙弈冢袢说纳硖逶萦傻谌丝垂埽谀谌圆磺宄ナ保唇怀稣袢8的身体。 0;“ 2模”p>否di/d羦> 性;闶鈙u謎cle/default.asp?id=57404#m47" 404#m4从改#m开放开市罗温蓇/d庖迳1w"往3闭猬味孕槲辳p;餐陀派霞枘哑鸩4的蹇,了天翻地104变化穆low";法条经验 先ref&<遵先行的路p>关由改#m开放后三<嗄阥&e/de、司法实bsp棵乓缘默味匝Ы鏴f 撬脚剖侄喂狄寻>吹揭幌盗ㄋdiv的2
    (五)债的体系
  9稹G秩ㄐ形拍睿阈爰妇淝ǎ寄苋啡欢懒ⅲ晌看馑椒ㄉ现贫取H斩ǎ苑9例外。”n/article/default.asp?id=57404#m40" >[40]罗9渌糯墒且恢碌摹5谌斩ㄖ谢刮葱纬擅袷挛シǖ墓勰睿秩ㄐ形头缸锩挥忻魅返9划分”。[40]罗9柯湎肮咚埂⑽シ凑咝胧艿揭欢ùΨ5娜舾尚形T诖艘浴环ㄐ形庖患闲杂糜锍9呼之。” 做<&芙嵴馿fsp验制手氲明那揭庖迳nbs鴌v步完善羦> 。如ef v> <掌进蓇ㄓ文化;日展礽cle/de
][美]威尔?杜兰=5《东方到遗产植浆幼试文化公司荫但东方出版社3223这皑没与3页ti3;讨论西亚0;&#ef ;&#运怠88文明式的欧洲2;0莆餮0;%↑东的叶者以欧洲2;眼光质,这p> []罗魏琼书制意422页ti
[
]参见魏琼书制意25页ti
[
]参见注 []参见注 []转引自注 []参见注 []6;&#落汉穆拉比对<植浆杨炽荫但高等教育牡版社威92年皑没落汉谟拉比对<植浆由嵘、张雅蟮芒毛过萯鹑李红海编=5《外su对拢证参考sp; 汇编植浆北京大学出版社3224这版债
[
]参见落汉穆拉比对<植浆杨炽荫但高等教育牡版社威92年皑104言与3页对落汉穆拉比对<植p://;/d>&
[
[]参见北京大学对学百科全书编疮>&n骸侗本┐笱Ф匝О倏迫槌步.c#,律思想史.c#,拢证外su对律思想史外su对拢证生的北京大学出版社322闭獍挥1048-1049、 1054-1057、 1069-1070页ti
[
]蓇 ;&#tt亿2788酚债”字e 掳责rel▃hai)字ci。债”字ef ;字耳《 茏?轻薲i页步ult君直币i崴d的以决彼媚使b奕踔萯vp>尹知章注絬lt&<饬;" p>(《汉语大词<植建10生的汉语大词<牡版社威92年皑闷意90页&up>齐之孟尝靖媚封万户于薛p>0国策謗t捌搿彼脑苙含铣⒕赋黾牵ú&#发类生的问絬lt门><羁牵<谁习计>&n扑#,利息发类生的能当涯收责 薛者乎?`种侗转引自周谷/s赫.c#通史罗杂册iv上海果su牡版社威57这皑没与128页ti
[
]参见李志敏s赫.c# ;&#对植浆,律牡版社威88这皑没与115-116页5
[
]制意103-104页5
[
]制意447页ti
[
]制意175-176页5
[
][意]眕?i罗?彭梵得s赫6;教科书〔浆黄风荫但.c#政迳大学出版社1992年皑闷意284-285页ti
[
]参见[意]朱塞佩?格m.c鱯赫6;证植浆黄风荫但.c#政迳大学出版社1994这版制意115-116页5
[
]浆由嵘等制意127页ti
[
]参见费安玲拂编=5《6;&#<如谷誴步.c#政迳大学出版社3229年皑没与372页ti
[
]制意377页ti
[
]2012年7月28日费安玲发给魏振瀛7]电子邮件。vill而Q安玲教授严禁同治学精陕和认真性;2畋砭匆夂托怀溃
[
]2104言与2页ti
[
]制意261-262页ti
[
]880;&#絬l冬唯"嘧 [ []同注 []制意283页ti
[
]张文显i赫定"苎裘衲责萷步.c#政迳大学出版社3221这皑没与117页ti
[
]参见李宜琛絬l度斩氯 []制意122-130页ti
[
]制意104-105页5
[
]制意106页5
[
]制意125页ti
[
]制意105-107页ti
[
]制意131页5
[
]同注 []制意102页ti
[
]引自非宄}ㄓ与罗,李浩培、吴传颐荫但商B恕书馆1979年皑没与153、 189页5
[
]王泽鉴潞斩对学 []非宄}ㄓ与罗杂册iv罗结珍荫但,律牡版社3225这皑没与 459页的司法解是ticbr> [][德]K?茨威格蘣、H?克茨潞斩则此ㄓ总 []参见注 []制意213-226页ticbr> []同注 []Fsser, aaO.S.82<&曰泼俾赫墩幼 [][德]萨维&n骸兜3]6;&nbIp步.旎⒁竦.c#对拢出版社321闭獍挥286页ticbr> []制意16页ticbr> []制意142页ti
[
]《魁北葵su对<植浆孙建江;[4竞祓任煅欠乙竦.c#果su大学出版社3225这皑隶。徐国栋潞斩魁北葵su对<植导读制意34-35页ti
[
][苏]B. N.格里巴诺夫、C.M.科尔涅耶夫骥编=5《终联对植上册iv,律牡版社1984这版制意490页ticbr> []同注 []ticbr> []参见b赫皴赫 为0icl羦> 对的学皂/d>0icl4#m务人f&模式到借鉴与变革p步清逞Ъ襭3229年意1期制意17-20页ticbr> []同注 []制意307页ti
[
]参见注 [][俄]E.A.苏哈诺夫骥编=5《俄m.c宫味灾步ㄋ纳.c#政迳大学出版社2011这皑没与1576页5
[
]制意404页5
[
]制意415页ti
[
[0惺纋t约对拢裁”re谓法种詖> 协议(2788l牡囊宰匪莸饺斩氯> iv> 2788n(律u《菏物对植意114条i://岛瞻当事人的以约对一方违88<眗姆6;&#违88没犯蓑而=支付一定数额的违88&<也的以约对因违88.13;> 损失赔偿额的计#啡绻>当事人据此约对2788□款境莆詖> □款媚近似羦> 2788n5苯谡韒.c筶l者bdef岛瞻非菏物詖> 。574880段Ь桑蒭f令式规范 ://祐而菏物詖> 则俭在,律 ://辛< 纯菏物约对p>,[俄]E.A.苏哈诺夫骥编=5《俄m.c宫味灾步ㄋ纳.c#政迳大学出版社2011这皑没与1576页5
[
]王轶岛斩论.c#/df&隶。。段国元素”p步清逞г又緋3211这意4期制意27页ti
[
]制意229-230页ti
cbr>【sp;&参考文献】cbr>1.由嵘i赫度斩氯蚪閜步赡蛋1987这皑ticbr>2.李志敏s赫.c# ;&#对植浆,律牡版社威88这皑ticbr>3.[意]眕?i罗?彭梵得s赫6;教科书〔浆黄风荫但.c#政迳大学出版社1992年皑ticbr>4.朱塞佩?格m.c鱯赫6;证植浆黄风荫但.c#政迳大学出版社1994这版ticbr>5.孙笑侠岛斩公、巳绻羦> /d>酃圆钩ビ氲赖盒猿头步清逞责萷1994这意6期ticbr>6.张文显i赫定"苎裘衲责萷步.c#政迳大学出版社3221这皑ticbr>7.蒲&n骸.c# ;&#对拢丛钞罗意1景曼光p>[毡ǔ霭嫔3221这皑ticbr>8.李宜琛絬l度斩氯9.[德]罗尔厄?克尼佩尔潞斩,律面怂怠p步.煅乙竦赡蛋嫔3223这皑ticbr>10.由嵘、张雅蟮芒毛过萯鹑李红海编=5《外su对拢证参考sp; 汇编植浆北京大学出版社3224这版cbr>11.李秀清岛斩日耳下三脑鹑p步蹋滤∈楣3225这皑ticbr>12.胡留元、冯卓慧n骸断纳蹋髦芏月Vぶ步蹋滤∈楣3226这胆ticbr>13.魏琼=5《对翟起领植浆商B恕书馆3228这皑ticbr>14.[古6;&#]#2104s赫短#2104迳学阶梯p步品缫竦.c#政迳大学出版社3228这皑ticbr>15.费安玲拂编=赫堵;&#<如谷誴步.c#政迳大学出版社3229年皑tic/td>